用户: 密码: 验码:    
2018-10-21 星期日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本站首页 |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组织机构 | 会员单位 | 协会服务 | 本站专题 | 图片新闻 | 留言本站 |
| 政策法规 | 行业探讨 | 行业动态 | 矿山介绍 | 新产技术 | 视点观点 | 来稿选登 | 其它文章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来稿选登 >>
  共有 604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情系茫崖

  发表日期:2007年4月16日      作者:丁大武     【编辑录入:smxhwg

25年是个漫长的年代,但在人类和我的一生中又显得十分短暂。好象好多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62年是我人生重大转折点。从北京地院(中国地大)毕业,直接分到芒崖石棉矿。也是自己的志愿,二话没说和唐、雷二位同学来到阿尔金山南麓,柴达木盆地的西缘—芒崖戈壁。在那里开始了我新的人生。刚去那两年,吃的是咸水、青稞面,蔬菜来自56百公里以外的敦煌、西宁、新疆等地。海拔3000多公尺的芒崖戈壁上气候变化异常,那里流行着几句话:山上不长草,风吹沙子跑,大姑娘不洗澡。可见生活之艰苦、环境之恶劣。但这里有举世闻名的、储量大、品位高的温石棉资源,它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开发非金属资源的斗士们。在这里我和广大工人、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一起战天、斗地。除了搞好矿山地质本质工作之外,还上山开采石棉;在选矿厂、实验室里参加选矿厂改造、多种选矿试验;参加了矿山五万吨长远规划设计。在长期的实践中,学到许多课堂里学不到的东西,特别是实际动手能力。初步学会钳工、焊工、木工技术,一些设备的安装、修理都能自己动手搞。和多数外行一道利用废旧设备安装了石棉矿第一个简易车间,专门回收过去的尾矿,为职工家属的就业、矿山农、副业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后来又参加石棉行业情报网活动,协助兄弟单位勘探、开发石棉。在那里一转眼就是十九个春秋,我们为中国的石棉行业、为芒崖矿奉献了自己的青春。

  78年邓公上台,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照顾我们夫妻长期分居,我回到南京。从建材回到建材,从石棉矿来到石膏矿。硬石膏的研究与开发又是新课题,在与大专院校、科研单位以及兄弟厂的合作下,取得了一些成果,开发了一些产品,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市场中还没有得到推广。上世纪八十年代成立行业协会,我在中非公司石膏行业中担任技术开发工作,经常组织、参加技术交流活动。由于善于学习、善于思考,并不断创新。终于成为中国非金属矿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中国资深石膏专家。在不断地学习、开发中,不知不觉又是十九个年头,2000年到时退休。

退休意味着回家养老、享受天伦之乐了。可不甘寂寞的我在协会和老朋友的盛情邀请下,长期奔波在全国各地,比上班还忙,真有点对不住老婆、孩子。好在身体能挺住,在各地又有新、老朋友的关爱,尽自己的能力在有生之年发挥点余热。

十多年来,一直想在石膏、硬石膏的深加工、石膏晶须的加工和应用、石棉选矿工艺和设备等等方面大胆创新,想开发一系列新的一体化工艺和设备。忙中偷闲,还在各地会到很多芒崖老友,见到这些同甘苦、共患难曾朝夕相处的朋友们,感慨万分。那时的芒崖环境确实艰苦,劳动很累、很脏,也遇到不少不顺心的事。但好多好多高兴的事,令人兴奋,不少激动人心的事至今仍难以忘怀:打扑克、戴帽子;舞台上的自己人演出的“沙家浜”“红灯记”及歌舞,运动场上打篮球、踢足球;还有更多的工作、劳动场面……时时回荡在脑海中,进入梦乡。曾与老朋友们相约何时芒崖相聚/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可惜只有我一人。在芒崖矿新、老领导的支持下,找到个机会,实现了多年的愿望。七月三日在芒崖老友宋双福父子的陪同下离开南京,五日赶到柳元。因火车晚点,小林站长大清早在站上等了一个多小时。他又亲自开车送我们到敦煌。那里海涛矿长已为我们安排了目前敦煌最好的宾馆,还有四川理工大万朴教授等三位下午就到。25年后的敦煌也变得认不出来了,旅游业、建筑、农业都有巨大变化,发展真快。

第二天吃个早饭,小许站长办了很多事装好车才上路。为了安全,海涛为教授和我准备两只氧气袋。72 岁的教授身体挺好,我们过3600米的当金山时没多大反应,山上凉爽、空气清新,比敦煌还舒服。戈壁滩上的柏油马路比以前好跑多了,4个多小时就跑过老芒崖。很熟悉的沙漠风蚀地形尽收眼底。那里正开采着丰富的钾盐、天青石矿,听说还有一个天然的硫酸钾湖,这都是我国非常缺乏的资源。开车的师傅还是本家老丁兄之子,也快五十想退休了。光阴真快老战友们的孩子们、以及孙辈们来接班,他们和后来的建设者顶起了芒棉的一方天地。车快到尕斯湖了,心理有点激动,耳边似乎响起“可爱的柴达木”这有名的文章和歌曲,歌词大致是:辽阔的蓝天望不到啊,……美丽的尕斯库勒湖呵,湖水中荡漾着宝蓝的天哟,……。可惜,由于石油大量的开采和污染,已看不到那一眼望不到的湖水和绿色的芦苇。留下一片快干枯的湖床和污泥。到了花土沟-青海油田的基地,还不错。那里绿树成阴,楼房、道路整洁,芒崖镇也搬过去了。

六点多就到芒矿生活区,一栋栋整齐的楼房与30多前的地窝子简直是天上与地下。小山矿长和各级领导在招待所餐厅为我们接风。我也是沾了老校友教授他们的光吧。我好象回到了久别的家,心里热乎乎的。回想两年前,我回到阔别五十年的老家,都没这种感觉。住在贵宾招待所,联想翩翩,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陪同教授他们一道,进行“石棉与健康”的调研。我终于又来到那熟悉的矿山,第一眼就看到了高高的依吞布拉格三脚架,过去谣传这测绘控制点被炸掉。还在,只是受了点影响。矿山每年采出几百万吨矿石,东 西山因剥离欠帐太多都成了两个大坑,西山又与农二师(库巴石棉矿)冲突。看来不统一规划、加强剥离,大家都难以维持多久。新建和老的选矿厂规模不小,用了不少新设备。去年总计生产石棉达12万吨,确实了不起。但车间和工地粉尘还是有点大,工人劳动强度也大,效率不算太高,还有工作要做。责任重大,但愿我们的石棉选矿一体化新工艺的研究和实验能够做出一定的贡献。

下午,他们开调研会。我和常留安、张厂长等介绍我的石棉选矿一体化工艺和设备方面的有关资料和设想。大家没见过,也没想过,种种疑问和担心是理所当然的。第三天教授他们去阿克塞、祁连石棉矿,早上就走了。接下来,我和小山、海涛矿长,常等五位介绍我的设想,讨论了很多问题,最后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总算不虚此行,矿领导很忙,我就约留安二次上矿、旧地重游。

在选矿厂看到国产的装包机,又从10-12线跑到东山,观察石棉矿体的变化等情况。中午,在矿区,他们请我吃了地到的西北烤羊肉。到老办公大楼里走了一圈,曾办公和住过的房间多锁着,原来的设计室、地测科还有人住。大楼还不错,40多年保存得还可以。曾住过的小屋都推掉了。老机修厂、电厂水泵房、医院、招待所、基建处、车队、邮局等建筑还在,仍然印象深刻。旧地重游时就想到,去看看杜恩训。终于找到了杜恩训的墓地,四周什么也没有,找了个饭盒盖捧满沙子放在坟墓上,以示哀悼。附近转了一圈,又见到同在一个班劳动过的黄书保的坟,还有几个似乎认识但又搞不准的人。不管是谁,只要他们对芒崖的建设做过点滴贡献,人们都会纪念他们。

   离开芒崖前一天晚上,找的到代天福的女儿代戈杨,说起来她还记得我。那时我和代天福等等都是蛮好的朋友。小代的丈夫也是我们在一个班里共同战斗过的朱登民的儿子。同代人找不到了,可他们的儿女以一提到都还有印象。因为小车超员,小王安排个大车,可能慢点,但又认识了两位朋友的后代。真的慢,碰到了风沙不敢走,只好住下。到了敦煌已下一点,把宋子真兄弟急坏了。在敦煌老宋家住了几天,重游莫高窟,到七里镇看望到刘继民夫妇、雷绪俊夫妇。这些吃了一辈子石棉的人依然健在,真叫人高兴。当然也有不少人离去了,我们非常想念他们。

   那几天,东去的票特难买,小林站长找了好多关系才能买到10号以后的票。没办法,干脆去新疆一游。就连去新疆的票当时也买不到,多亏林、张(老校长张敬亭的儿子)和他们的朋友们硬把我们送上卧铺,一直坐到乌市。10号返回,夜11点多,又是林、张二位把卧票送上车。离开芒崖了,朋友们再见了。这短短的几天中我感到非常温暖,你们继承并发展了父辈们热情、好客的作风,顶起了芒矿的大梁。感谢各位领导和同志们,让我们携手合作再为中国的石棉事业共创辉煌。要说的不少,想的更多,因篇幅、时间限制就此收笔。文中难免有误,敬请左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温石棉对健康的影响[14376]
 · 会员单位[13628]
 · 茫崖石棉矿[12861]
 · 隆重庆祝茫崖石棉矿建矿五十[12640]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中国石棉文章系统:[后台管理]
总部:原国家建材局院内 秘书处:甘肃柳园
备案序号 :陇ICP备05004009号
页面执行时间:16.113毫秒